管委环廊所有的景点都走过后,该是搭交通梭来到议会塔的时候了。议会塔的中庭喷水池前,巧遇了银总安全部的执行长帕林(Executor Pallin),他正在责斥另一名叫盖瑞斯(Garrus)的图瑞人停止调查关于赛伦的案子。
「赛伦一定有隐藏些什么!再多给我一些时间,帮我拖延他们。」盖瑞斯对帕林说道。
「拖延议会的审讯吗?未免太可笑了!你的调查工作结束了,盖瑞斯。」帕林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虽然帕林明知赛伦做了坏事,但已经放弃扳倒特遣精英这种看似徒劳无功的事。满腔热血的盖瑞斯像是当场被泼了一盆冷水。薛普德一行人走了过来。

「是薛普德少校吗?我是盖瑞斯.凡凯瑞恩,负责银总安全部调查赛伦一案。」盖瑞斯有礼地自我介绍,尽管他的上司已经不支持,他还是认为自己职责所在,一定要调查到底。
「有查到什么新线索吗?」薛普德问。
「赛伦有特遣精英的光环,他的活动记录几乎都列为机密,我目前还找不到任何直接的证据。不过,就像你们人类说的直觉,我知道他一定有所图谋。」盖瑞斯对自己的直觉很有自信。
可惜,现在是证据比自信重要的时刻,薛普德只希望唯一目击证人的证词,可以被银总议会所采信。万一这个孤证不被认可,事情就难办了。
「少校,我想议会代表已经在等我们了。」凯登提醒。
「薛普德,祝你好运。也许他们会听你的。」盖瑞斯说道。

薛普德向前方看去,安德森上校已经在议会大厅(地图Council Chamber处)等他了。审讯会即将开始。

虽然乌迪那大使知道议会并不会轻易相信人类的说法,但他没有料到审讯的结果会如此难堪,站在空荡荡的议会发言平台上,突然有种想跳下去的念头,今天是他担联盟大使以来最丢脸的一日。

●银河总部:揭发赛伦的恶行(Citadel: Expose Saren)
○找出赛伦与桀斯族攻击伊甸星的直接关连事证(Investigate Saren)

[$HR getPages$]

    赛伦在审讯会上明显避重就轻,一直没解释他是否先到过伊甸星;可惜议会忽略这点只要求直接证据。乌迪那大使把一肚子的不爽都出在安德森上校身上,认为是安德森上校与赛伦不愉快的过去,使得议会质疑人类指控赛伦是别有用心,但安德森上校却很坚持赛伦的目的就是要消灭人类。不过,重点是下一步要怎么办?
真是太过份了!我们的举证完全被忽略了!」雅旭莉忿忿不平。
「因为赛伦是他们的首席精英,议会自然比较会想相信他的话。」凯登客观地陈述地球联盟方面的劣势。
「所以那个洋洋得意的图瑞人还带着他的桀斯大军为非作歹时,我们只能漫无目标地找证据吗?」雅旭莉说。
「还不至于到漫无目标…如果找盖瑞斯,那个银总安全部的调查员呢?」凯登提醒薛普德。
「对!刚才我们不是听到他正向他的长官要求多一些调查时间吗?搞不好他快查到线索了!」雅旭莉说道。

虽然审讯会从开始到结束才不到半小时,可是盖瑞斯早就不在议会塔了,乌迪那大使建议可以找安全部的一名干员哈金(Harkin)打听盖瑞斯最近在哪出没。
「要是我就不会浪费时间在这个人渣身上。」安德森上校摇头说。
「这不会浪费你的时间。为了不要再让议会有借口否定我们找到的事证,这件事就交由薛普德来做。」乌迪那大使把话讲白了,深怕安德森上校与赛伦的过去被认为是人类是挟怨报复。
「你不能就这样把安德森上校排除在调查行动之外。」薛普德认为安德森上校对赛伦的了解绝对不会是绊脚石,大使之言太过份了些。

 然而安德森上校却接受了这项决定,调查一事交由薛普德来办他也放心,只是他提示薛普德除了找哈金之外,找「影之仲」情报交易组织的一名代表--巴尔拉.冯(Barla Von)也是值得一试。
「影之仲?」雅旭莉问道。
「买卖各种秘密是银河间政治角力的必要之恶,影之仲恰好是此道的第一把交椅,」安德森上校解释道,「影之仲会把秘密信息卖给出价最高的人,却绝不预设立场,也不直接涉入政治,对任何人不构成直接的威胁,因此他成为一个我们可以运用的资源,当然没有人知道影之仲的确切身份,可能是某个人,也可能是某一群人。」

安德森上校说完正要动身至大使办公室时,薛普德忍不住问了一句。
「可以告诉我您和赛伦之间的事吗?」薛普德看着缓缓转过身的上校。安德森知道有些往事不得不说,但有些事却是永远的秘密….。(注1)

(附前傳小說精華版)    

2165年,官拜上尉的大卫.安德森在地球联盟护卫舰-SSV黑斯廷斯(SSV Hastings,注2)担任副官,受命前往一处位于史盖力恩际线(Skyllian Verge)的赛顿(Sidon)联盟秘密军事研究基地进行紧急救援任务,然而安德森和他的特战队员抵达时,该基地已经被不明佣兵团摧毁,现场无人生还。由于赛顿基地有相当严密的保全系统,安德森认为事有蹊跷,认为必有内神通外鬼;随后他被当时的联盟大使安蒂娜.高尔(Anita Goyle)指派进行一项不会写入官方纪录的极机密任务,要他在银河总部议会尚未觉察的条件下,找到赛顿基地的失踪计算机科学家卡莉.桑德斯(Kahlee Sanders),原因之一是她刚好在赛顿基地被攻击前无故离开,其二是赛顿基地是地球联盟持续研究仿真人工智能的单位。

  人类加盟银河总部时,有一项重要的缔约就是禁止人工智能的开发,这是有鉴于300多年前奎利人(Quarians)被自己所创的类人工智能「桀斯」赶出英仙座星帷(Perseus Veil)后,没有哪一族想贸然重蹈覆辙;然而地球联盟却不是这么想,1950年代起人类就开始透过计算机科学来探讨人工智能的可行性,尽管有自我意识的人工智能并没有真正被开发出来,不过用来进行复杂军事策略推演的仿真人工智能系统却有长足的进步,所以到了2157年地球联盟与图瑞帝国发生第一次接触战争时,人类弹性而多变的战术夺回了夏辛前哨站,使图瑞舰队吃足苦头,而联盟高层认为,要不是靠着仿真人工智能的辅助,说不定还没等到银河总部介入调停,许多人类殖民地都会被迫投降图瑞帝国。因此,就算冒着破坏银总盟约的风险,人工智能的研究说什么也不会轻易放弃,赛顿基地的秘密军事研究基地正是为此而存在,负责计划的主持人是钱博士(Dr. Shu Qian)。
  安德森被告知卡莉最后现身的地方,是离赛顿基地不算远的埃律西昂殖民地(Elysium),非常巧的是,这也是安德森以前的长官葛瑞森少将(Jon Grissom)退休后定居之处,更让他小感意外的是,葛瑞森和卡莉是父女关系,就卡莉从母姓的结果来看,这位人类史上第一个进入同步量能转继站进行测试传送的英雄人物,家庭关系大概也是不怎么和睦;等到安德森到葛瑞森家里去拜访时,父亲保护女儿的态势十分明显,并谎称卡莉已经离开。
  同一时间,原本就在史盖力恩际线调查非法组织的赛伦,也循线追查到一名寇罗刚(Krogan)赏金猎人史卡尔(Skarr),受一个巴塔(Batarian)商人伊达(Edan Had\’dah)委托要去抓卡莉。史卡尔攻入葛瑞森的家,所幸被安德森所阻,然而史卡尔是极少数具有异能的寇罗刚战将,安德森渐处下风,此时赛伦出手介入,暂时让史卡尔知难而退。安德森本来还很感谢这位特遣精英出手相救,不过随后从赛伦对卡莉凶狠的问话方式,就让安德森明白,这家伙会使用任何手段达成自己的目的。
  卡莉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泣诉事件的经过,要不是安德森事先已得知赛顿基地是研究人工智能的单位,他觉得连自己也会被卡莉晃点,卡莉告诉对赛伦,该基地是研究如何用异能改造人类,或许这样才会招来对人类向来具有敌意的巴塔人攻击,毕竟,巴塔人金援犯罪组织或雇请佣兵偷袭人类殖民地也不是头一遭;等看似暂时被说服的赛伦离开后,卡莉才向安德森说明自己偷偷离开赛顿基地的原因,她发现负责赛顿计划的主持人钱博士在近几年变得行为怪异,不仅不与研究团队交谈,还完全改变了人工智能各个子计划的研究方向,将基地里的计算机都和某个异星构造物连结在一起,发展出前所未见的人工智能可能性,她认为这已经超出原本赛顿计划仿真人工智能的研究框架,违反联盟自身的规定,故打算向高层反应,但她又怕万一这整个计划的改向根本就是高层授意,那自己反而会吃牢饭,由于她感到这些非法调查已经引发基地里某些人的注意,在害怕之下就偷偷溜出基地。卡莉告诉安德森,钱博士在变更计划后,所有需要用的组装配件与计算机设备都来自达坦工业(Dah\’tan Manufacturing),位于巴塔人掌握的卡玛拉(Camala)行星上,或许到那里可以找出谁是攻击赛顿基地的幕后黑手。在葛瑞森运用关系的安排下,安德森带卡莉离开埃律西昂殖民地前往卡玛拉找线索,葛瑞森请求安德森一定要保护他的独生女。老长官的嘱托,安德森自然是全力以赴。
  另一方面,赛伦透过自己在史盖力恩际线的情报网,很快就追踪到抓人失败的史卡尔跑去向伊达回报了,伊达要求史卡尔先去把达坦工业夷为平地,以免被查出自己与钱博士的关系。史卡尔的动作相当快,安德森抵达时,现场已是一片废墟,不过他却在那里再次遇上早一步来的赛伦。由于赛伦已经知道卡莉所言不实,便拿枪逼问安德森是否知道攻击赛顿基地的主使者以及卡莉的下落,安德森拒绝回答,赛伦向安德森所站之处连开数枪,发现安德森面不改色后,口气从威胁转为警告,表示卡莉所言是在让安德森兜圈子。安德森的脚步没有退让,但信心却动摇了,或许,卡莉从一开始什么都知情。
  赛伦虽已调查出赛顿基地攻击事件的幕后黑手是巴塔商人伊达,